湖南慈利男子被杀后妻女寻凶25年 警方呼吁嫌犯自首 - 天道自动采集新闻蜘蛛池4.2 "/>
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国际网络新闻 >

湖南慈利男子被杀后妻女寻凶25年 警方呼吁嫌犯自首

点击:17597
  

  湖南慈利男子被杀后妻女接力寻凶25年,警方呼吁嫌犯自首

  8月13日,张阿丽、张阿琴姐妹接受澎湃新闻采访。 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蒋格伟 摄

  张阿琴趴跪在父亲张国恒的坟前哭喊着,将湖南张家界市慈利县洞溪村夏日树林里噪杂的知了声掩盖。

  张国恒死于1994年7月2日,杀害他的是生于1977年12月25日的同村村民张登攀(曾用名“张飞彪”)。 他去世时,一双女儿张阿丽和张阿琴分别只有11岁和9岁。

  凶杀案目击者张锡斌今年8月14日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当年,他和张国恒在水井取水灌溉农田时,与张登攀的父亲张西卓发生冲突,张登攀持杀猪刀赶来刺伤张国恒,并致其死亡。

  杀人后,张登攀逃离现场至今未落网。而张国恒一家在过去25年时间里,先是其妻子邹茂英带着小女儿追凶,不料张国恒去世两年后邹茂英也因车祸去世。

  父母双亡的张氏姐妹做着同样的梦,“打着领结穿着白衬衫的父亲喊冤,恳求女儿寻凶”。随后,两姐妹均辍学为父寻凶,她们先后到新疆乌鲁木齐、四川成都、广东东莞等地,边打杂工边寻找张登攀。

  慈利县公安局负责办理张国恒命案的办案民警说,张登攀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仍在侦办。因为当年张登攀只有16岁,没办过身份证,公安系统内没有他的身份信息,没有相关基本信息,办理网上追逃都很为难。

  他表示:“这几年,我们加大了追逃力度,相信能够找到张登攀的下落。也想借助媒体呼吁,张登攀回来自首,逃不是办法。”

张国恒夫妻生前照

  凶杀

  被杀之前,张国恒一家在村子里人看来,是一个富裕、快乐的四口之家。

  张国恒高中毕业后,曾在镇上初中当过近两年的民办教师。在同辈族人眼中,张国恒聪明、好学,他教过体育和英语,退出教师队伍后,与妻子一道在村部小学门口经营着一家杂货铺。

  张阿丽、张阿琴两姐妹对父亲都有着深刻的记忆。

  张阿丽记忆中,父亲是个聪明好学、多才多艺的人,床前有一大箱书,都是关于英语和法律方面的。父亲每天教完学回到家,都会自学法律,或给姐妹俩吹口琴、笛子、拉二胡,还会经常和小学教师一起打篮球。

  而在张阿琴眼中,父亲的好更多是在对她学习兴趣的引导上,“他会引导我学习英语,每天早上会用英语给我打招呼,提醒我起床。”

张阿丽姐妹幼时合影

  这个四口之家的幸福,在1994年7月2日上午10点戛然而止。

  今年8月13日,凶杀案目击者张锡斌向澎湃新闻回忆说,按约定,1994年7月2日上午,是他和张国恒从井中抽水灌溉稻田。上午10时许,他俩来到田边时,发现井中的水正朝张西卓的稻田中流,井旁还堆着石头。

  张锡斌说,他俩挪开石头时,张西卓拿着杀猪刀从稻田旁的家中跑出,朝他们冲了出来。一番言语争执后,张西卓持刀朝张国恒手臂砍去。张国恒捂着受伤的手臂逃跑。途中,又遇上了赶来的张登攀。张登攀持杀猪刀朝张国恒胸部刺了一刀,这一刀正中要害,张国恒当场殒命。

  对于当年的争水纠纷,张西卓有另外一番说法。

  张西卓告诉澎湃新闻,取水的井系他所建,事发时他是去挑水喝。水要先满足喝,再用作生产。

  他说,事发当日,他正在井边挑水,张国恒不让他挑,双方因此发生口角。随后,他举起了随身携带的杀猪刀以壮声势。其子张登攀听见争吵声后,也持杀猪刀赶来。冲突中,其妻被张国恒推倒打伤眼睛。见母亲被欺负,张登攀砍了张国恒,然后逃离。“两刀都是我儿子砍的,我没砍张国恒。”

  张西卓表示,张登攀逃离时16岁,身高一米五左右。

张国恒北京旅游旧照

  跑遍湖南所有县城

  案发后,张西卓被警方控制。张国恒被送到乡卫生院抢救无效后,抬回了家。

  经族亲商量后,张国恒的遗体被抬到张西卓家中,族亲们坚持要将张国恒埋在张西卓家的堂屋内,后经当地政府协调,埋在离张西卓家直线距离不足20米的一处荒地上。

  张阿琴说,当时老房子在村部小学校门口,附近无其它人家,母女三人一到晚上睡觉就会害怕。因为家的后门处有一个坡斜坡,担心晚上有人从斜坡爬上来,钻到房间里。

  为此,邹茂英准备了一个根特制的扁担,扁担上面钉了好几颗钉子,说晚上如果有坏人潜入房间,就用钉子扎。

  张阿丽说,由于张登攀一直没被抓获,母亲只要听到一点关于张登攀的消息,就会利用周末妹妹放假的空隙,带着妹妹去寻找凶手。她一般到达目的地后,把妹妹放在旅馆,买上一大堆的包子,交代她不要出去外面。然后自己去外面,到处找张登攀,有时晚上很晚都没有回来。

  在张国恒死后的两年多时间里,邹茂英几乎跑遍了湖南省所有的县城,但未见到张登攀的身影。

  当地村干部证实,1996年的一天,邹茂英乘坐班车进货回来路上发生车祸去世。当时一车死了五人,伤了二十几个人,班车司机跑掉了,直至现在,邹茂英的死未获赔偿。

  警方称,邹茂英死后不到半年,张西卓因杀人证据不足,被取保候审。

张国恒被杀时的家

  张西卓告诉澎湃新闻,被关押的847天时间里,他每天在看守所墙壁上写“正”字,以此记录被关押的时长,同时还在里面认真学习法律。他说,张国恒身上的两刀都是儿子砍的,儿子之所以砍张国恒是看到自己母亲被张国恒欺负了,属于防卫过当或者过失杀人。

  澎湃新闻获得的事发当年张锡斌写给警方的证词显示,张西卓的妻子在抢夺张国恒锄头时,眼角被碰伤,他称是“不慎戳到的”。

张国恒坟地

  姐妹接力亡母为父寻凶

  父母双亡后,张氏姐妹成为了孤儿。经双亲家属会议决定,张氏姐妹由其舅舅抚养。

  张阿丽说,母亲死后,家里发现的一张存有5.3万的存折、一张别人打下的5000元欠条,以及杂货铺的现金都交给了舅舅,并约定只要姐妹成绩好考上了,舅舅都会送她们上学。

  事与愿违的是,在张阿丽考上慈利三中高中部就读高一时,舅舅说经济压力太大,姐妹俩只能送一个上大学。张阿丽觉得妹妹成绩比自己好,她提出外出打工,读书的机会留给了妹妹。

  学习成绩好的张阿琴读高一时,舅舅再次表示经济压力大并被要求从其家中搬离,在叔叔伯伯凑钱读到高一下学期后,张阿琴在亲人们的劝阻中还是决定辍学务工。对家乡感到失望的张阿丽,带着妹妹到广东东莞打工。

  2001年,张阿丽离职后,帮妹妹未满16周岁的妹妹借用了他人的身份证,同进了一家东莞的电子厂。在电子厂一个月能挣500多元钱。姐妹俩在流水生产线上做普工,每天工作8到12个小时,周末还上班,这样下来一个能挣到越500多块。

  进厂了的张氏姐妹内心盘算着,先挣点路费,只要有张登攀的消息就辞职出发。

  2002年夏天,老家的伯伯传来消息,张登攀可能在新疆乌鲁木齐。姐妹两马上辞去了工作,赶去乌鲁木齐。

  初到乌鲁木齐,姐妹俩选择了在人流量大的地方摆地摊补贴生活,她们认为,人流量大的地方,有希望碰到张登攀。

  此后,为了节约开支,她俩在包吃住的餐馆里洗碗、端菜。工作之余,她们就会去汽车站和火车站人流量大的地方。“怕万一见到了张登攀,被他认出来,夏天出门的时候戴口罩,冬天用围巾捂着脸。找的时候,还摆着地摊,一来可以打掩护,二来贴补寻凶开销。”

  张阿琴说,在乌鲁木齐时,一个月只有300多元。她们舍不得吃穿,可为了获得张登攀的信息,她们却肯花钱,给人买烟,请人吃饭。

  三年后,大伯又传来消息,张登攀可能在四川成都的建筑工地上。

  姐妹俩离开乌鲁木齐刚到成都时已身无分文,只好做起派发传单的兼职,晚上睡在公园的石凳上。

  成都寻找两年无果,老家再次消息传来,称张登攀在东莞一家毛织厂打工。

  姐妹俩于2007年再度来到东莞,在毛织厂上下班时,她俩就守在厂门外。守了一个星期无果后,她们在毛织厂附近的餐馆打工,幻想着有一日张登攀能走进餐馆吃饭。

  2002年到2012年整整10年的时间里,姐妹俩寻遍三省,没能找到张登攀。“这么多年了,张登攀如同石沉大海一样,无影无踪。”

张西卓

  警方呼吁嫌犯自首

  对于“慈利公安为何25年抓不到嫌犯?张西卓为何被取保候审?”这两个疑问,一直困惑着张阿丽两姐妹。

  张阿丽日前再次来到慈利县公安局,警方人士告知她,慈利警方一直在侦办此案,因为年代久远,部分案卷已经丢失。

  8月14日,慈利县公安局负责侦办此案的办案民警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,张国恒系被刺破肝脏致死,死前总共身中两刀,一刀在手臂,致命到在肝脏。目前,张登攀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仍在侦办。

  办案民警说,之所以张西卓被取保候审,案发时只有张国恒、张锡斌夫妻俩、张西卓一家三口等六人。张锡斌和张国恒交好,张西卓又是嫌犯张登攀的父亲,两人的口供不能完全信任。1994年7月4日,他们对张西卓采取了收容审查措施,审查了847天,未能找到张西卓行凶的有力证据,只好对其取保候审。

张登攀的户籍信息

  办案民警表示,张锡斌和张西卓描述的命案过程,可能都在“挑对自己有利”的说,不一定是真实情况。“命案的真实过程,张国恒手臂和腹部肝脏各一刀是谁捅的,只有等张登攀到案后,才能弄清”。

  对于为何至今未能抓捕到张登攀,上述民警说,张登攀逃走时并没有身份证,其户口本上的身份证号是随机生成的,暂未发现其户籍信息。“如果他还活着,可能洗白了身份信息。”

  “案卷并没有丢失,只能说暂时没有找到。”办案民警介绍,丢失案卷说法有误,暂时没有找到也是事出有因,此前侦办此案的民警已退休,他们所做的案卷材料,因为公安局搬家等原因,现如今没能找全。

  该办案民警认为,慈利公安在该起命案上一直在积极作为,2007年,他们追逃到了一个叫“张飞彪”的人,带回来审查发现不是涉案的张飞彪(注:张登攀的曾用名)。

  办案民警坦言,因为当年张登攀没有办过身份证,所以公安系统内没有他的身份信息,没有身份信息就查不到活动轨迹。没有这些基本信息,办理网上追逃都很为难。另外,张登攀逃亡时隔25年,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样子,身高多少,头上的疤到底在哪个部位,这些细节都无法确认。

  “搞刑警的,命案没破,始终是心里的梗。这几年,我们加大了追逃力度,相信能够找到张登攀的下落。也想借助媒体呼吁,张登攀回来自首,逃不是办法。”办案民警说。

  想知道张登攀下落除张氏姐妹外,还有张西卓夫妇。

凶杀案发现场

  张西卓夫妇8月13日告诉澎湃新闻,25年没见到儿子了,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。我们也希望张阿丽、张阿琴能尽快找到张登攀。回来把事说清楚,当年的事不是防卫过当就是过失杀人,跑了这么多年,坐牢时间不会太长。

顶一下
(8509)
踩一下
(87841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